山东莒县农商行被罚背后 大股东关联交易真相凌乱

  来源: 中国网  浏览: 次  作者:里豫 裴章

01.png

中国网财经9月20日讯 (记者里豫 裴章) 2019年2月8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了一次银监分局对辖下机构的行政处罚结果,值得注意的是在是次处罚结果中,山东一家区域农商行被处罚了35万元。公告显示山东莒县农商行因未按规定进行集团客户统一授信、集中度超比例被罚35万元。在本次处罚中,莒县农商行的高管牛学强、商庆收因负有直接责任被分别处罚款5万元。

与成百上千个区域农商、城商小行一样,莒县农商行也是由当地信用社发展而来,股东构成也是多种多样,中国网财经记者在分析其处罚具体原因时发现这家银行近五年的部分财务数据波动较为明显,同时与大股东之间的关系亦是凌乱。

根据莒县农商行最新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该行今年上半年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43%,资本充足率11.42%,完全符合标准而且上半年净利润也达到了七千余万元。

不过分析这家银行在2014年2018年五年间的财务和运营情况时,亦能发现其部分财务数据的剧烈波动和运营中的种种疑点。

中国网财经记者统计了2014-2018年五年期间山东莒县农商行现金流量表中投资支付的现金流出额度,统计结果显示该项下的现金流出波动十分明显。莒县农商行在2014年时投资支付的现金流出为20亿元,到了2015年便直接攀升到144亿元,2016达到326亿元2017年又降为130亿元,2018年达到107亿元。

同样由于莒县农商曾于2017年发行过4.17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导致这家企业在当年的筹资环节出现了现金流入暴增。不过在二级市场中,17莒县农商二级债的流动性不太理想目前这支二级债只在2018年的9、10、12月三个月分别发生了三次交易,交易总额接近4亿元。

在欲发行二级债之前,莒县农商行曾有发行20亿同业存单的计划,不过据莒县农商行发行人员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截止目前改行仅发行了数千万元的同业存单。究其原因,这位工作人员认为行里并不缺钱。

莒县农商行似乎真不缺钱。

回到本文开头,这家银行因集团客户统一授信、集中度超比例被罚,被罚的背后又是何种原因?

2018年莒县农商行的财报显示,这家银行存在关联交易。截至2018年末,莒县农商行关联方交易共有58户,授信净额14.7445亿元,占资本净额的79.84%。其中一般关联交易涉及28户,授信金额2010万元;重大关联交易涉及30户,授信净额14.5435亿元。

分析授信企业名单亦能发现这家银行的大股东身影。

根据莒县农商行2017年自行公开的资料显示,该行截止2016年末,共有法人股24户 、自然人股2669户,其中职工股632户。截止2016年末,改行前十大股东分别为山东晨曦集团、日照领先经贸、山东建兴铁塔、浩宇集团、山东丰采矿业、海汇集团、山东易发投资、莒县兴源果蔬食品、日常河山风景区、李宇恒,前十大股东总计持股比例为50.87%。

根据该行2018年公布的资料显示,前十大股东之一浩宇集团在莒县农商行的贷款余额为8970万元,其所在集团表内外授信净额4.09亿元,占该行资本净额的22.16%,属于重大关联交易;前十大股东之一山东建兴铁塔在该行的贷款余额与表内外授信净额分别为7445万元和5.15亿元,占其资本净额的27.9%属于重大关联交易;前十大股东之一海汇集团的这一系列重大关联交易的数据分别为8170万元、5.46亿元、30%。02.png

一位多年从业的固守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区域性小行一般是由当地大型企业和信用社原员工出资成立,银行在贷款和授信方面与这些股东合作也属于正常,因为股东就是当地大型企业,不过合作时一定要有十足的前端风控意识和分散风险策略,银行不能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

值得注意的是,在莒县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山东晨曦集团目前正深处破产危局,中国网财经记者没有在莒县农商行公布的授信名单中发现该集团的名字。那么晨曦集团持有莒县农商行的股份又作何处理了?

中国网财经记者发现莒县农商行的股权出质登记信息中反复出现了至少两个该行自然人股东的名字,这这些自然人股东均为质权人,比如晨曦集团就将持有的莒县农商行的股份质押给上述一名自然人。截止目前,中国网财经记者在企业信息公示系统发现莒县农商行共有34条股权质押记录。

截止记者截稿日,莒县农商行并未就中国网财经记者发去的问题提纲作出回复,中国网财经记者将继续关注。